《尚书》记录谈治国,国民如草君如风

《尚书》记录谈治国,国民如草君如风

  《尚书》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历史文献,相隔数千年的今天我们去重读,文义无疑是晦涩难懂,很少人愿意花时间阅读原文。现今我们还有需要去理解《尚书》吗?答案是肯定的。若要了解中国政治的特色,我会推介《尚书》。《尚书》是一本具权威地位的政治教科书,备受后世推崇。

  中国的政治是早熟的,早期的国家雏型在夏、商、周等三朝慢慢形成,一切政治议题都在《尚书》得到清晰明确的答案:国家是如何组织与运作?君主的角色与责任是什么?君主与百姓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所以,尽管《尚书》是一本记载上古、夏、商、周的君王和重臣进行宣示布告的讲话记录的典籍,从汉代起,这亦成为后来的统治者提供治国的重要之借鉴和依据。换言之,《尚书》已成为中国人习以为常的集体潜意识,一直在中国人的政治观念、思维模式及伦理道德等各方面发生潜而默化的影响。

  「得人心者得天下,失人心者失天下」这一句说话街知巷闻,我们细意咀嚼得与失天下的关键在于获取与失去人心,这便涉及统治者与民众两者相依并存的关系。在中国历史的经验中,作为统治者要维系政权,需要思考自己与民众的关系,最为人熟悉的比喻是舟与水。

  舟与水在《贞观政要》中谏官魏征与唐太宗的君臣对话便有提及。魏征向唐太宗说:古语云「君,舟也;人,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魏征在两人对话当中提及的古语,翻查经典来自《后汉书》。该故事是东汉质帝将军皇甫规向掌握大权的外戚梁冀规劝为政之道,便以舟与水比喻君与民,舟可漂浮在水上,亦可陷落于水中。

  君臣比喻为舟与水在《尚书》篇章〈君陈〉是风与草。君陈是周成王的大臣,也是周公的小儿子、伯禽的弟弟。周公去世之后,成王把周公管辖殷商遗民的任务交托予君陈。成王在这里训示君陈如何在殷遗民聚居区执政。他阐述了对于君民关系的理论:「尔惟风,下民惟草。」

  他的意思最显浅不过,君主是风,民众是草,草随风动,风往哪边吹,草就往哪边倒。君主作为国家机器的发动机,扮演主动和积极的角色,政治最终责任在于君主一人。当天下有道时,这是君主的荣誉。相反天下无道,这是君主的耻辱。这就是中国传统政治重要的特质。国学大师钱穆先生在〈政治家与政治风度〉将这个比喻发挥得淋漓尽致(《政学私言》)。

  他说衡量政治家的基准在于政才与政绩,尤重于政治「风度」。风者乃一种风力,度者则指一种格度。政治家的风度,如风吹过万物,令万物趋向同一个方向,换言之,政治家的精神、内心、德性和学养等内在具备特质是可以凝聚群众向心力,绝非凭借地位权力争显一时功绩。由是可以团结一致,从而持续发展,达至数十年乃至数世之久。同样,政治家施展理想的风力,应在能尊贤,以及具有理想的格度,更需能容众。

  我们咀嚼「风与草」与「舟与水」等两个比喻在含意上是有差异的。诚如四川大学喻中教授指出,前者是坐而论道的哲学家,属于探究应然性的价值问题。后者是实践的政治家,属于解释实然性的事实问题;前者是指君主是良善政治的唯一推动者,民众就应当被动地跟着君主走。后者是民众被赋予政治上的主动,具有独立的意志可以决定君主的命运。

  换言之,传统中国的君主并非完全独裁,任意妄为。他需要切切实实地考虑民众对于他作为统治者的认受性。

  最后,我认为《尚书》对于现代政治的启示:作为大政治家,他必当先有高远之理想,秉持独持的抱负,返回群众和组织低调笃实工作,宛如风摆物。在团队工作中不见个人的才能,却能让团队发挥各自的才能,自己的功业并不彰显,却偏偏能让团队成员完成任务。

发布者:zhangermao,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问答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nan.com/4968.html。如果内容对您有帮助,请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