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派鼻祖是看什么?看长相还是词

正是因为温庭筠大量写这种花前月下的女子生活,所以后人就编了一本《花间词》,将晚唐和五代同类型的词选编在一起,并将温庭筠的词列在首位,这一派的词人,被称之为“花间词派”。而在花间词派中,温庭筠的地位极高,绝对属于武林中风清扬那样的角色,所以,宋代的黄升在他所编选的《花庵词选》中说,“温庭筠词极流丽,宜为花间之冠”。

自动草稿

既然说温庭筠是花间词派的鼻祖,我们就来讲讲花间词的由来。花间词来源于一本叫《花间集》的文人词集。这是中国最早的一部文人词选集。是由五代后蜀时期的赵崇祚编选,词集中包含了晚唐温庭筠、五代韦庄等词人的500首作品,其中温庭筠的词竟达66首。可以说,温庭筠是晚唐时填词最多的词人,也是第一个专业填词的文人。“花间词”的名字可能来自于花间词人张泌的名句:“还是花间见,双双对对飞”。由此可见,花间词大多是词风香软,大多写花前月下的浪漫美女的闺阁之事。

温庭筠词的最大风格就是富丽堂皇,辞藻华丽色彩浓艳,像一幅浓墨重彩的油画。他特别善于用各种意象构筑出一种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比如说他写一个贵妇人的梦中情景,《菩萨蛮》:

水精帘里颇黎枕,暖香惹梦鸳鸯锦。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
藕丝秋色浅,人胜参差剪。双鬓隔香红,玉钗头上风。

温庭筠写道:一个女子睡在水晶帘里玲珑的玻璃枕上,相思怀念着心上人,房间内暖暖的,香炉上焚着香,连绣着鸳鸯的锦被都是香的。这一切都有暧昧的味道,很容易惹人入梦。江上青青拂动的柳枝似轻烟,大雁悲啼着从残月的夜空下飞过。

这个女子穿着浅淡藕合色的丝绸罗衣,纤手握剪刀,参参差差地剪出人胜佩戴在头上;红花簪在乌发上,两缕青丝半遮半掩地搭落在红润脸庞两边。钗头上的翠鸟好像马上就要飞起来。

在陈设豪华暖香如梦的闺房之内,姑娘做了一个梦,而梦中却是“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一片清冷之境。我们知道,柳树在中国文学之中寓意着送别离别;大雁代表着远方的来信,残月则代表了一种渴望团圆不得团圆的遗憾。几个意象的组合,其实就已经暗示出这个女子梦的内容了。也许这个女子在梦中,跨越关山去见思念的人去了吧。“江上柳如烟,雁飞残月天”,这种清冷的梦,与南宋词人姜夔的“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有异曲同同工之妙,或许就是姜夔模仿温庭筠的结果。

自动草稿

这是写闺阁女子的香梦,我们再来看一首贵妇的梦醒时分。《菩萨蛮》:

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

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

这首词的意思是,画屏上重叠的小山风景,闪露出时明时暗的晨光;仿佛雪地上飘过一缕青云,乌黑的鬓发掠过她的脸庞。懒懒地无心去描弯弯的眉,迟了好久才起身梳理晨妆。照插花时前镜对着后镜,镜里镜外都是花的倩影。身穿崭新的绫罗短衣,贴绣的鹧鸪似欲飞动;那金线绣成的鹧鸪成双,又撩起她相思的柔情。

这是一幅美女春睡图:屏风、香腮,蛾眉,金鹧鸪,画面浓烈色彩浓艳,这是温庭筠的典型风格。

人最爱做梦,但最怕的是梦醒来之时的万事成空。该女子醒来之后百无聊赖,也不想梳妆,也不想打扮,她在想什么呢?古人云“女为悦己者容”,但悦己者不在,所以“弄妆梳洗迟”。百无聊赖寂寞的心情最终落到衣服上绣的成双成对的金鹧鸪上,不仅又引起了寂寞与伤感。“鹧鸪”在中国文学中,也是有特指意义的。因为据说鹧鸪的叫声与“行不得也哥哥”非常相似,因此古人认为鹧鸪很有灵性,能够寄托人的相思之情。古人在写爱情的时候,常常会写道鹧鸪。比如唐朝李益《鹧鸪词》:“湘江斑竹枝,锦翅鹧鸪飞。处处湘云和,郎从何处归?”写闺中女子,思念远方情郎之愁绪和相思之苦,含蓄而韵致。

自动草稿

姑娘梦醒之后思索很久,还是对镜贴花黄吧。但她却从镜中看到了自己必将红颜逝去的未来,这既是伤春的情绪,更是伤时的情绪。因为时间是人类最大的敌人。所以王国维说,“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这样的《菩萨蛮》,温庭筠一共留下了十四首,这大概就是温庭筠代宰相令狐绹写给唐宣宗的吧。

温庭筠的词,大多写女子的喜怒哀乐纸短情长,虽然环境极美,琐窗珠院、烟柳画桥,虽然春水碧波画船听雨,但美丽的生活之中,却隐约之中藏着两种情感。第一种是“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悦事谁家院”的遗憾;第二种就是上文所说的“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青春不再的愁怨。

评论家们都说温庭筠的词富丽堂皇辞藻艳丽,是浓妆之贵妇,但温庭筠毕竟是诗文大家,他的词中也有很多如淡抹少女般清丽高雅的词。我们先来看他的两首《梦江南》:

千万恨,恨极在天涯。

山月不知心里事,水风空落眼前花,摇曳碧云斜。

——————————————————————————————————————————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

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自动草稿

你看这两首词中的女子,并不是浓妆的贵妇,而是清丽淡雅的姑娘。他所用的意境和语言,也不再是富丽浓艳,而是清丽淡雅了。也就是说你喜欢他的浓妆词,那就去看他的《菩萨蛮》;喜欢看“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词,那就去看他的《梦江南》《更漏子》系列。比如这一首: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这首词写的是清丽可人通俗易懂,不需要多想,便知道这是人世间的好言语。“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这一句,惹得后人竞相模仿。比如宋人聂胜琼《鹧鸪天·别情》中的“枕前泪共阶前雨,隔个窗儿滴到明”,再比如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自动草稿

温庭筠擅长用创造词的意境,用词中有画、画中有情的形式,构成一幅美丽的画面。我们来看他词中一些极为美好的句子,绝对意味深长,如“满宫明月梨花白,故人万里千山隔”;如“杨柳色依依,燕归君不归”;如“回首两情萧索,离魂何处漂泊”等,这都是绝妙好词。

温庭筠是花间派的鼻祖,是他提高了词的地位。因为在他之前是人们往往是看不起词的,所谓“诗庄词媚”,他们往往用诗来表达宏大的情感,而对内心的情感躲躲藏藏,不大喜欢写被称之为“小道”的词。但温庭筠不管那些,他尽心尽力地专业填词,并用香软之风奠定了宋词的发展格调,直接促进了宋词,特别是婉约词的发展。

温庭筠是仕途的失意者,是生活的失败者,但他却是一代词宗!

发布者:zhangermao,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问答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nan.com/17398.html。如果内容对您有帮助,请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