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1994年10月,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的两伙黑帮,因为淘金问题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火拼,在这场火拼中,两伙黑帮一伙100来人,一伙80来人,动用了炸药包、砍刀、微冲、木棍等武器,直接造成了整整34人丧命。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街头混混影视形象

这就是被称为“中国黑帮火拼第一案”的四川青川械斗血案。

白龙江上淘金热

在甘肃和四川两省境内,流淌着一条白龙江。白龙江是嘉陵江的支流,发源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的碌曲县和四川若尔盖县交界地带的郎木寺,在四川省广元市汇入嘉陵江。

虽然白龙江不如黑龙江名气大,但这条江水可以说是一个“聚宝盆”,因为它出产金沙。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白龙江

新中国成立之后,我国长期实行计划经济,金沙的开采权归属于国家,私人不能涉足,很少有人敢打金沙的主意。

进入上世纪八十年代后,地方政府为了发展经济,决定允许私人在白龙江淘金。1983年,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成立了黄金管理办公室,并于第二年开始办理采金许可证,允许私人开采白水金矿周边区域的零星金矿资源(白水金矿属于央企),一张许可证收1260元。

在今天看来,1000多块钱似乎十分便宜,但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一个工人的平均工资普遍在30元上下,显然,这笔钱不是一般人能够掏的起的,因此当时也出现了一些非法的陶金者。

据说,当时的淘金者运气好的话,一年时间就能赚上万元,十倍的利润,导致采金许可证的价格一路水涨船高。不过虽然金子挖了不少,但是青川县仍然是一个贫困县,经济并没有得到明显好转,直到2019年才实现脱贫摘帽。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淘金

进入90年代后,国家决定修建宝珠寺水电站,原来的淘金区域将会成为水库淹没区。面对这一情况,青川县于1993年成立了黄金管理局,并于次年决定对淘金区进行为期两年的抢挖,一张淘金许可证卖4万多元,两年时间里可以无限制的挖掘金子。

青川县的这个抢挖的决定,立马就引起了一阵挖金狂潮,据一位黄金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回忆,当时,淘金者只要写个申请,交个4万多块钱就能把证给申请下来,至于你是哪人,家庭背景如何,基本上不会审核。证办下来后,开采者看上主矿区外的哪块地,你就能在哪里挖,没人会管。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淘金

就这样,在两年的抢挖期内,黄金管理局先后发放了数百个证件。据当地人回忆,当时每天都有人来这里淘金,最多时甚至有上万人在河道上淘金,有人将这一情景称之为“百里江面不夜地,千车万人淘金来。

很明显,不可能每块地都有金子的,就算能采到金子,仍然有着多少之分,这时候,纷争也就出现了。

当时国内社会治安状况不好,一些黑社会团伙也将目光投入到采金这一一本万利的暴利行业中。

当时参与淘金的,有很多周边区域的社会闲散人员或者两劳释放分子,基本上每天都有为了抢地盘而打架斗殴的事件。在成千上万的淘金者面前,青川县公安局那点可怜的警力根本不够用。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淘金者

当时采金最火的地方在青川县沙洲镇大湾村附近,人称“金河坝”,出金率高的矿井被人称为“红窝子”,

1994年时我国是不禁枪的,那时候枪支在我国虽然称不上泛滥,但也绝不算少见。因此,当时在金河坝附近有很多拿枪看场子的人,这些人中持有的大多都是猎枪,但也有一些“路子广”的人能搞的到制式枪支,有的人甚至拿得出冲锋枪。

有时候政法机关会安排人突击检查,将他们的武器没收,但过不了多久,这些人手里头又有枪了,根本管不过来。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影视形象

这些手里有枪的黑社会团伙,当然不可能是什么人畜无害的善茬,当他们打听到哪个金窝子“红”了后,会立马派人过去接触,客气一点的要求“入股”,不客气的就拿出砍刀和枪来,逼着人家低价将“红窝子”卖出去,更有甚者一点钱都不想出,干脆直接白拿强要。

有一次,清溪镇大水村的一村民在自家门口发现了一个好矿,正高兴着呢,第二天就有黑帮分子找上来了,拿着砍刀要求他卖,农民不肯卖,为首的黑帮分子就要手下砍他,有村民来劝架,结果也受到了波及。

发现金矿的村民也是个狠人,见对面不讲理,回屋拿着一把猎枪就出来了,当场打死一个,打伤两个。黑恶势力之所以嚣张,是因为他们够狠,但是面对比自己更狠的人的时候,他们往往就怂了,因此呼啦一下子就逃跑来。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因为这名村民是自卫,死伤者又都是地痞流氓,所以村民仅仅被拘留了几个月就被放了出来。

被村民杀死的黑社会团伙背后的老板叫做李洪,他也是接下来要讲到的,震惊全国的青山血案的主角之一。

两伙黑社会

李洪原来是射洪县人,搬到青川县有些年头了,经常以本地人自居。他为人够狠,而且喜欢结交“朋友”,慢慢地有了自己的势力。自1992年开始,李洪也投入了淘金热潮之中。不过他很少开采金矿,经常带着人抢别人家的矿,然后再以高价卖给别人。

就这样,靠着不光彩的手段,李洪手里面的钱越来越多,手下的小弟也越来越多,逐渐成了淘金者里面有名的“霸王”。

当李洪得知派出去的小弟被一村民用枪打死后,觉得面上挂不住,想派人去杀人家全家。结果被人劝住了,勉强咽下了这口气。然而,这件事情并没有让李洪吸取什么教训,他仍然肆无忌惮的派人强买强卖别人家的金矿。

俗话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就在小弟被人用枪打死的1994年,李洪就遇到了“鬼”,那个“鬼”叫做李代明。

李代明是江油武都人,原来在江油第一建筑公司武都分公司上班,青川出现淘金热后,他觉得这是一个赚大钱的机会,于是毅然选择了辞职,召集、组织了一批江油的社会闲散人员,一同来到了青川县沙洲镇大湾村大坪社河段一带开采金矿,经过几个月的辛苦挖掘,他们终于挖出了一条金线。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1994年10月,李洪得知李代明找到了一个“红窝子”,每班能采600克金子,利润极大。虽然知道李代明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但李洪仗着自己“地头蛇”的身份,根本就不怯他,当即派了几个小弟跑到李代明的金窝子边上挖坑。

对于这种明显的挑衅行为,李代明当然不可能容忍,他也不怕惹事,带着小弟们拿着砍刀去跟来挑事的人“讲道理”。

李洪的小弟欺软怕硬惯了,见到比自己还横的人立马就怯了三分,一句硬话没放,扔下工具就跑了。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街头混混

李洪看到被撵回来了的小弟后,深感脸上挂不住,年初刚被一个农民驳了面子,现在再被一个外地人给欺负了,那他也不用混了,当即就想要去找回场子。但李洪转念一想,李代明还是有点势力的,因此决定先找他“讲讲道理”,再给他一个“机会”。

同月14日,李洪带着十几个拿着长枪短炮的小弟来到了李代明的金窝子旁,李代明得知又有人来闹事后,当即带着小弟们出来了。

一见面,李洪开门见山地跟李代明表示,自己是来跟他“谈判”的,“商议”共同挖金子的事宜。李代明怎么可能将自己的东西送给别人,因此两伙人很快就起了冲突。

李代明这边人数不如李洪多,手里带的还都是冷兵器,很快就败下阵来。李代明和同事郭兵、张学成的头部和脸部受伤,其中李代明本人的头上因为挨了一刀的缘故还留下了一道口子。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影视形象

“好汉”不吃眼前亏,李代明等人迅速跑到了渡船上面,李洪见状赶紧让人拿石头砸他,之后他自己拿起一杆火药枪就往船上射。

不过这完全无济于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代明等人抵达江对岸。李代明下船后,准备去找位于下游园坪子的王医生求救。结果李洪是个愣头青,顺着岸边跟着他一路往下游跑。

李代明到了园坪子后立马开始大声呼救,他的江油老乡,同为金坑老板的余玉良、廖天成听到动静后立马带着小弟冲了出来,李洪见状立马选择遵从心的指引,留下一句“三天后要让李代明瘸着腿滚出青川县”的狠话后,落荒而逃了。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影视形象

火拼

这次斗殴,让李代明和李洪之间的梁子算是彻底结下了。咽不下这口恶气的李代明迅速招商了同样在该河段开采沙金的江油的朱明文、张顺平、周录贵、廖天成、辛大春等几个兄弟,跟他们商议一番后,一同在附近县市招揽了80来个双劳释放人员,邀请他们“干票大的”,每个人发1000块钱的“出场费”,报销来回路费还管吃饭。

至于李洪,既然放出话要三天后让李代明“滚出青川”,那自然就要为此做准备。10月16日的晚上,李洪和弟弟李林在乔庄镇的山川宾馆里面。请了100多号社会闲散人员吃饭,就餐期间李洪给他们敬了酒,每个人发了两百块钱的“出场费”。

第二天一早,李洪就带着这一百来号人乘坐一辆大客车、两辆中巴车前往大河湾村河段,准备“一鼓作气地将李代明撵出去”。在车上,李洪专门给“兄弟们”发放了西瓜刀、微型冲锋枪、菜刀、木棍、炸药包等武器。因为这些人都是临时召集的,为了避免到时候因为不认识,误伤到“自己人”,李洪还“细心”的让他们在左手上面缠了白毛巾,以做辨识。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上世纪的客车

17日中午一点,当李洪一行人高高兴兴地坐车来到国道212线沙洲镇大湾村元坪子路段时,意外发生了,只见路旁突然飞出了一个圆柱形的东西,“咣”的一声砸到了车子上。如果李洪等人的视力足够好的话,会发现这是一个“健力宝”的罐子。在李洪等人还以为这是谁家小孩在恶作剧的时候,这个“健力宝”突然就炸了。

紧接着,在一片喊杀声中,道路两边冲出来了80来号人,他们手里拿着“老猎”、并刀、火药枪以及健力宝,一边冲,一边将手里面的罐子扔了出来,紧接着就是一阵“砰砰”的爆炸声。

这群人将车包围后,开始用手边的木棍、砍刀“乒乒乓乓”地砍着汽车,其中一些人还顺着车窗将手里的罐子或者石头往车里面扔了进来。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影视形象

被炸的三荤二素的李洪等人明白遭了埋伏了,他召集的这一批社会闲散人员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急吼吼的就要下车往外跑。

车外的人眼见李洪等人捂着脑袋下来了,立马追着他们就砍,李洪一伙下车后做鸟兽散,有的往山上跑,有的跑到附近村民家里瑟瑟发抖的躲起来,还有几十个人往水里面跑。这一跑就跑出问题来了,有一些人光想着下水逃生了,结果病急乱投医之下忘了自己不会游泳,就这么淹死了。

据事后统计,这一次斗殴中,三辆客车全部被炸毁,有17人溺死,15人失踪,李洪和另外一个人也活活被人给砍死了。

埋伏李洪一伙的人正是李代明的人,那些“健力宝”炸药包正是李代明做的,为的就是以最小的代价消耗“敌人”的实力。

李代明事先买了几十箱的罐装健力宝,把里面的饮料倒掉之后,托人从矿上搞来了一些硝铵炸药,成比例的和铁渣滓、玻璃碎片等混合在一起,做成了200多个小型的炸药包。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很简单,但威力巨大。为了避免出现“哑火”,李代明还专门给每个炸药包上面安了双引线。

潜逃18年,因女儿自首

血案发生后,四川省广元市迅速成立了黄金指挥部,并对采矿业进行整顿,首先他们将办证权限收归指挥部,规定采矿区域由政府指定,对于申请开采黄金的人,也进行了严格的审查,过去那种拿钱就办证的现象就此终结。

之后,政府对非法开采者进行了严厉打击,曾经的淘金热潮逐渐失去了往昔的热度,1996年白龙江蓄水后,淘金河滩被水所淹没,淘金热就此彻底成为了历史。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至于相当于以一己之力改变了青川县淘金格局的李代明,在事发后就迅速潜逃了。

当时国内环境比较复杂,加上警察局的承办人又一直在外地办案,没在刑事案件立案呈批表上面加盖刑警队、公安局的公章,因此警方也没怎么抓人,直到2001年才有两名参与斗殴的人员被抓捕归案,判了劳动教养。

2001年8月19日,李代明被以“聚众斗殴罪”列为网上逃犯,予以缉捕。一个月后,四川省公安厅正式将李代明列为省厅a级通缉犯缉捕。紧接着,市、县两级的公安部门先后组织了十数次对李代明的追捕行动,结果均以失败告终。毕竟此案时间太长,办案人员换了一轮又一轮,连逃犯的照片都没有,想要抓捕他可以说是难如登天。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被捕的李代明等人

2011年9月29日,办案小组的同志去李代明的老家江油市武都镇摸排他的亲属信息时,得到了一条重要信息:“李代明当初潜逃的时候,家里面有一个9岁的女儿。”

警方对这一条线索十分激动,算算年龄李代明的女儿已经25、6岁了,如果能从他女儿那里打开突破口,那么抓住李代明就大有希望了。因此追逃组迅速对李代明女儿进行了调查,得到了李代明女儿近期要结婚,近期和李代明有过书信联系的线索,并通过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得到了李代明女儿的帮助。

2012年10月8日,李代明和青川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张家和、公安局政委何文龙取得了联系,他说自己愿意投案自首,但有一个要求:“等我参加完女儿的婚礼再自首。”对于这个合理的要求,张家和与何文龙理所当然地同意了。

10月9日,潜逃了18年的李代明在参加完女儿的婚礼之后,在家人的陪同下主动走到了青川县公安局投案自首。

中国黑社会火拼大案,180人对枪,34人死亡

庭审现场

不久之后,广元县公安局专门成立专案组对“白龙江金矿特大血案”进行了侦查,辗转甘、渝、浙、晋、江数省市,抓获了147名涉案人员,最终逮捕29人、取保候审32人,移送起诉41人。

2014年7月28日,时隔20年,广元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白龙江金矿特大血案”进行了公开审理,并于5个月后作出了一审判决:

“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李代明、朱明文、周录贵3名被告人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辛大春、郭兵、张顺平3名被告人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余玉良等4名被告人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杨富国等16名被告人十五年—三年有期徒刑;以聚众斗殴罪判处何茂平等14名被告人四年二个月—三年有期徒刑,判处被告人代乐兵免予刑事处罚。判令各被告人共同赔偿被害人家庭丧葬费、交通费、误工费各3万余元。”

因为淘金引起的这一起黑帮火拼杀人案,至此画上了一个句号。

发布者:zhangermao,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问答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nan.com/16835.html。如果内容对您有帮助,请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