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不容玷污,女教师质疑南京大屠杀人数被开除

历史不容玷污,女教师质疑南京大屠杀人数被开除

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官方微博发布情况通报:

经我校调查核实,东方电影学院教师宋庚一于2021年12月14日下午《新闻采访》课程中发表错误言论,造成重大教学事故和严重不良社会影响,根据《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关于教学事故认定及处理的办法》和《上海震旦职业学院教职工处分暂行规定》,给予其开除处分。

我校高度重视师德师风建设,举一反三抓好抓实教育教学管理,严肃课堂政治纪律和行为准则,对违规违纪的行为始终坚持“零容忍”态度,一经查实,绝不姑息。

日本软实力强劲,4种人深受影响

12月14日,有网友爆料称上海震旦职业学院一教师在课堂上公然针对南京大屠杀发表不当言论。15日,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回应称,学校在了解到相关情况后,高度重视,即刻成立工作组,已启动调查程序。学校将根据调查结果,依规依纪予以严肃处理。有网友曝光该名教师毕业于武汉大学,随后武汉大学话题冲上热搜,不少网友认为,毕业生个人行为不该牵扯到学校,不该因此攻击学校。

历史不容玷污,女教师质疑南京大屠杀人数被开除

这位教师的言论主要在于“南京大屠杀人数不确凿”、“反思战争原因 ”和“公祭因为日本不支持2022冬奥会”。所谓“反思战争原因 ”这点自然站不住脚,中国是被侵略的一方,战争是被强加的,为什么被侵略一方还需要反思战争的原因,那是侵略者的事情。至于公祭日我们已经设立多年,与现阶段的2022冬奥会的外交问题完全没有关系。

南京大屠杀的遇难人数之所以成为一个争论点,事实上也是源于日本右翼势力为军国主义招魂而设置的议题,他们试图用统计人数不准确来证伪旧日本帝国犯下的滔天罪行,而很显然,在大屠杀发生的时候断然不可能将所有遇难者的身份证明保留下来,甚至旧中国根本就无从进行准确的统计,身份证都是20世纪70年代才开始出现的。日本右翼就是在鸡贼地利用历史无法准确的问题,试图否认日本军国主义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

历史不容玷污,女教师质疑南京大屠杀人数被开除

然而,遇难人数30万并不是随便编写的,其来源于二战结束之后抗战胜利后,南京市政府、南京市临时参议会、首都地方法院,成立了“南京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南京大屠杀案敌人罪行调查委员会”等机构,对南京大屠杀案进行了专项调查,为东京审判和南京审判提供了大量证据。这些证据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中国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的审判中被严格地庭审,并最终写入判决。

最终,1946年3月10日,南京法庭的宣判为:“查屠杀最惨厉之时期,厥为12月12日至同月21日,亦即在谷寿夫部队驻(南)京之期间内。计于中华门花神庙、宝塔桥、石观音、下关草鞋峡等处,我被俘虏军民遭日军用机枪集体射杀并焚尸灭迹者,有单耀亭等十九万人。此外零散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关收埋者十五万余具。被害总数达三十万人以上。”而远东国际法庭的判决认为,“日军仅于占领南京后最初的六个星期内,不算大量抛江焚毁的尸体,即屠杀了平民和俘虏二十万人以上。”这两个以上表示,远东国际法庭认定的日本暴行最少也造成了20万人被屠杀,而南京法庭基于遭集体射杀的19万人和慈善机关收敛的15万余尸体,最终得到了30万这一个最低数字。

历史不容玷污,女教师质疑南京大屠杀人数被开除

而且南京大屠杀不仅仅是屠杀,掠夺、奸淫、焚烧破坏也是暴行的一部分,在日军占领一个月后,就发生了至少2万起强奸事件。日本军队占领南京后的行径完完全全与黑暗时代的野蛮人军队无异。

历史不容玷污,女教师质疑南京大屠杀人数被开除

所以毫无疑问,这位老师压根不懂这一历史判决的严谨,反而相信日本右翼的说法,这是一种是非颠倒的愚蠢逻辑。我们需要发问的是,除去这位老师本身的个人因素,为什么这种日本右翼的言论可以渗透到中国来?

笔者认为这是一种半意图内的结果。日本如果作为文化战略在持续输出价值观,这种措施从上个世纪50年代就已经开始,现在的“酷日本战略”是其最新的阶段性策略。日本实施文化战略的手法很复杂,参与者从文化界、学术界到政府和情报机关不一而足,不过核心逻辑很明确,那就是利用日本的文化吸引力来潜移默化地塑造对象的认知。由于情绪不能直接触达理性,因此一般来说会基于塑造强弱产生四类人物。

历史不容玷污,女教师质疑南京大屠杀人数被开除

第一类,就是单纯觉得日本的东西挺漂亮的,就是受到了美学或情绪冲击。这也是大部分人达到的范畴,那就是最一般意义上的公关和形象。换个好形象其实所有国家都在这么做,这点一般而言也不会有直接危害。

第二类,则是产生消费愿望,也就是消费日本产品是理想的。这里不仅意味着消费日本产品可以“满足需要”,而是将日本物质产品或文化产品作为一种“信任”,抑或一种美学依恋。换言之,在这一阶段,消费日本产品不仅是“对的”,而且还是“好的”。

第三类,则是这种信任转变为一种亚群体身份的认同。比如ACG粉丝等等。他们的一部分身份被融入了日本的文化符号中,甚至可能参与对主流文化的反抗。这一部分人已经是少数,并且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对日本的政治立场保持同步,只是在不与他们主导身份和立场冲突的情况下他们可以保有对日本的深入理解。

第四类,则是这位老师为代表的,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精日”。这批人属于最终完全接受日本方面的政治立场和说法,并且放弃了自己本来就有的身份认同转而认同他国。目前来看,这样的人是极少数,当然即便是极少数也总能被媒体聚焦。

其实真正到达第四类的人很少,但这种人出现本身也属于日本文化输出的理想目标,因此这个事情应该说依然算是日本“半意图内”的结果。

其实反过来,很多人一直认为中国的软实力与国力完全不匹配,这种想法其实不无道理。日本在很多方面的处理非常鸡贼,但倒也可以是一个合理的学习对象与先例。很多事情其实中国已经拥有了资源,但还没有真正利用起来的自觉,还有很多措施仍然处于极为初步的摸索阶段。善于打好自己手中的牌,一方面可以扩张自身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可以有力地克制来自其他国家的塑造,这也是未来中国应该多做的。

发布者:zhangermao,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问答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nan.com/16252.html。如果内容对您有帮助,请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