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星鹏杀妻案;怀疑娇妻出轨带绿帽, 旁人流言更要命

吉星鹏杀妻案;怀疑娇妻出轨带绿帽, 旁人流言更要命

2013年4月25日早晨6点多,南京市建邺区西堤国际小区内,警车呼啸而来。13栋楼门口,一对老夫妇早已守候于此。他们焦急地将警察带到18楼。只见房间内满是血迹,一名浑身酒气的男子光着脚瘫坐在地上,怀中抱着一名血肉模糊的女子,满怀深情地望着她,嘴里还念念有词。救护车迅速将女子送往附近的明基医院抢救,但最终仍然不治身亡。今天来跟大家分享的这起案件,充斥着富二代,美女,豪车,90后娇妻等等这些网络热词,也正因如此,该案在几年前刚刚被爆出时,引发广泛社会关注。是什么让一个看似美满的家庭支离破碎呢?今天咱们就来聊聊南京富二代吉星鹏案。

故事的主人公吉星鹏,1988年出生于江苏省东台市溱东镇,那里紧邻中国最大的不锈钢基地。凭借这一地理优势,吉星鹏的父母于90年代初,在当地开了一家不锈钢加工厂,经过多年的打拼,生意一路扩展到了南京,在南京创办了一家不锈钢公司。
几年下来积累了不少财富,在南京当地购置了4处房产,可谓家底殷实。一直以来,父母都尽可能给吉星鹏提供良好的教育条件,从小就读于双语学校,可无奈从小娇生惯养的他,对学习就是不怎么开窍。上初中后,因为与同学打架,一度休学在家。17岁时,他因为在洗浴中心惹事,打砸物品而被拘留。后来从南京某技术学院大专毕业后,既没有进入自家公司,也没有找一份正经工作来养活自己,还每天流连酒吧夜店,只要没钱了,就伸手向父母要。
2011年4月的一天晚上,吉星鹏和三五好友一起去KTV喝酒唱歌。大约9点钟左右,他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时,晕晕乎乎地走错包厢,而且一进包厢就抢过别人的话筒要唱歌。眼看话不投机就要动手,此时一个娇小靓丽的女孩站出来,劝道:“都是出来散心的,犯不着顶真。”这个女孩名叫祁可欣,当时是北京邮电大学世纪学院的一名在校大学生,趁着假期,回来南京参加同学聚会。而她,就是吉星鹏日后的妻子。

吉星鹏杀妻案;怀疑娇妻出轨带绿帽, 旁人流言更要命
祁可欣,1991年出生,比吉星鹏小了3岁,是个地地道道的南京女孩。因为长相甜美,在南京英华学校上高中时,曾经一度被评为“五朵金花”之一。祁可欣的父母都在国企工作,虽然家庭经济条件比不上吉家,但绝对算得上是衣食无忧的小康家庭了,他们在南京还拥有两套房产。祁可欣作为家里的独生女,是被父母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和很多爱漂亮的女孩子一样,她也从小喜欢打扮,还在微博上自嘲说是“超级败家女”,买了太多的衣服,衣柜都放不下了。
在那次KTV偶遇后,吉星鹏就对祁可欣一见钟情,他说祁可欣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他的心都醉了。在吉星鹏的猛烈攻势下,两人很快就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可祁可欣的父母却不怎么看好这段感情,他们劝女儿说,你还在读书,没社会经验,找男朋友要慎重。他们宁愿女儿找一个对她好,有上进心的穷光蛋,也不想女儿跟一个只会享受的富二代。相比之下,吉星鹏的父母却对祁可欣十分满意,两人刚恋爱没多久,就已经把祁可欣当做准儿媳,甚至视她如亲生女儿。
为了赢得祁家父母的支持,吉星鹏改头换面,穿上了工作服,去自家公司上班,还亲自下车间。祁可欣趁热打铁,把吉星鹏带回了家和父母见面。其间,吉星鹏待人接物礼貌客气,对祁可欣言听计从,祁家父母看着女儿甜蜜的模样,也就接受了他们的关系。
2011年7月1日,吉星鹏的父母为二人举办了盛大的订婚宴。可是好景不长,还没等两人正式结婚,吉星鹏的本性便流露了出来。

吉星鹏杀妻案;怀疑娇妻出轨带绿帽, 旁人流言更要命
婚前猜疑,屡屡家暴

2011年10月的一天晚上,吉星鹏无意中发现有人在祁可欣的QQ上留言,称其为老婆,气愤的吉星鹏拉住祁可欣质问对方是谁。祁可欣说只是一个普通网友,对方是在开玩笑。吉星鹏不依不饶,非要祁可欣拉黑对方,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吉星鹏摔门而去,祁可欣等了他一个晚上。喝的酩酊大醉回来的吉星鹏,看到祁可欣的QQ签名写着:夜已深,仍感受到很多力量,我喜欢自己顽强的小宇宙。吉星鹏妒火中烧,说道,“很多力量?哪里来的力量?”祁可欣说吉星鹏不可理喻,吉星鹏怒吼一声,说“还敢还嘴?”紧接着,一拳打断了祁可欣的鼻梁。酒醒后,吉星鹏受到了父母的严厉训斥,他也不断地向祁可欣道歉,说保证没有下次了。祁可欣哭着说:我长这么大都没被父母打过,你下手太狠了。吉星鹏自知理亏,狠狠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指甲还把脸刮破了。祁可欣含泪抱住他,两人和好如初。

一个多月后,吉星鹏联系了整形医院,带祁可欣去做了她心心念念的双眼皮手术。期间,两人有说有笑。
下午,祁可欣就在自己的左肩上,纹上了吉星鹏的名字。还把纹身的照片发布到网上,附文说道:幸福是用来感觉的,不是用来比较的。感情,是用来维系的,不是用来考验的。爱人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伤害的。照片下,吉星鹏的表妹留言说,“看来你真的很爱我哥呀”,祁可欣说,“那是肯定的啊”。
然而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两人心中的那根刺早早地就埋下了。吉星鹏有严重的处女情结,多次酒后失言,咒骂祁可欣不是处女。祁可欣也发现,两人交往后没多久,吉星鹏就开始在外风流,有时候忍不住说他,吉星鹏反而怒怼道:你是一池清水?别给脸不要脸!就这样每次吵架动手之后,吉星鹏都会甜言蜜语地向祁可欣道歉,再买各种珠宝,包包,名牌衣服哄她开心。

2012年3月底,吉星鹏怀疑祁可欣生活不检点,愤怒之下,摔碎了一个碗,拿着碎片,逼祁可欣割腕证明自己的清白。温顺的祁可欣竟然真的听从了吉星鹏的无理要求。当天祁可欣回到家,母亲发现她神色不对,撩开她的衣服,发现了她手臂上的10多道划伤。此事过后,祁家父母坚决不同意女儿再与吉星鹏来往,后来吉父吉母亲自上门道歉,才求得了祁家人的原谅。

吉星鹏杀妻案;怀疑娇妻出轨带绿帽, 旁人流言更要命
2012年5月,祁可欣发现自己怀孕了,吉家人高兴坏了。5月8日,两人便领取了结婚证。还在上大学的祁可欣也办理了退学手续,在西提国际的家中安心养胎。2012年7月26日,两人在众多亲朋好友的见证下,举办了盛大的婚礼,整个过程浪漫又温馨,让许多参加婚礼的朋友至今难忘。可祁可欣没有想到的是,短暂的甜蜜过后,她面临的将是夺命的深渊。

婚姻危机,步步惊心
2012年8月,吉星鹏偶然发现了祁可欣之前的开房记录,上面赫然写着2012年3月28日,祁可欣和某林姓男子共同入住了南京某酒店。
吉星鹏看着这开房记录勃然大怒,又想起前几日陪妻子产检时,医院推断的受孕时间大约是在3月底,4月初,不由地怀疑,妻子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慎重起见,他委托朋友,进一步确认这条开房记录的真伪,经查证确实属实。开房记录中的林某是一位汽车销售员,与吉星鹏和祁可欣都认识,平时就热衷泡吧。

吉星鹏拿着证据逼问祁可欣,孩子到底是谁的,是不是做了对不起他的事。祁可欣矢口否认,两人因此发生了剧烈冲突,吉星鹏甚至对尚在怀孕期的妻子动了手。可事实上,根据祁可欣的母亲所说,这条所谓的开房记录就是一个误会。2011年下半年,祁可欣的身份证曾经遗失过,后来补办了一张新的身份证。几个月之后,祁可欣的妈妈在给女儿房间做大扫除时,找到了那张丢失的身份证。此后,祁可欣便很长一段时间都持有两张身份证。2012年3月中旬,祁可欣因为参加一项资格证培训要报名,出于信任,就将身份证交给了一个闺蜜,请她代办。可不料闺蜜却拿着祁可欣的身份证和汽车销售林某去开了房,这才造成了这么大的误会。

东窗事发后,碍于开房事件涉及闺蜜的隐私,祁可欣并没有要求闺蜜出面澄清。不过林某曾经找到吉星鹏,向他解释说,和自己开房的并非祁可欣。但是此事依然成为了吉星鹏心中解不开的疙瘩,他认为是妻子和朋友串通好的,设局圆谎骗他,因此三天两头地与祁可欣爆发争吵。
2012年9月,忍无可忍的祁可欣要求去医院做羊水穿刺,以提取羊水中胎儿DNA的方式,进行亲子鉴定。可是吉家父母却不同意羊水穿刺,一是他们相信祁可欣的为人,二是羊水穿刺可能会导致流产。不过,祁可欣和其父母却坚持要做,不然这件事用嘴真的说不清楚。最终,双方家庭协商后,决定做亲子鉴定,可没想到,吉星鹏却在鉴定当天玩起了失踪。羊水穿刺亲子鉴定自然也没有做成。

2013年元旦过后,祁可欣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初为人母的喜悦让她全身心都扑在女儿身上,吉星鹏的父母对她也是照顾有加。为了改善与吉星鹏的关系,她更加委曲求全,事事都顺着吉星鹏的意思。祁可欣曾经再次提出要做DNA亲子鉴定,可是吉星鹏却说,不用了,孩子就是他的。
1月19日,还在坐月子的祁可欣给母亲发信息,想要借2万块钱,说是朋友有急用。在母亲的再三追问下,祁可欣才承认这个所谓的朋友正是丈夫吉星鹏。他在外面欠下了赌债,又不敢让父母知道,这才让祁可欣帮打掩护,找自己的父母借钱,帮他还债。
这还没完,接下里发生的一件事让祁可欣对这段婚姻彻底失望了。2013年2月,两人的女儿刚满月,吉星鹏就发现自己的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后,发现染上了性病。医生告诉他,这病可能会传染给妻子和孩子。他给祁可欣和女儿也立刻安排了检查,幸运的是他们并没有感染,但同时也说明吉星鹏是在别处染上了这病,他出轨了。祁可欣与吉星鹏再一次爆发了剧烈的争吵,吉星鹏理直气壮地对妻子说道,让她少管闲事,还说如果不是她出轨在先,自己也不会对婚姻这么失望。

这一次,祁可欣也不再退让,她第一次动了离婚的念头。她抱着女儿回到娘家,向母亲诉说,吉星鹏喝了酒就会家暴自己。祁妈妈看着伤痕累累的女儿,心疼得要命,表示支持女儿离婚。不久后,祁家父母还卖掉了他们的一处房产,想着等女儿离婚后,可以给她做开美甲店的启动资金。
2013年4月19日是吉星鹏和祁可欣女儿的百日宴。双方家庭顾及颜面,还是都参加了。宴席上,吉家父母郑重的向祁可欣和其父母道歉,坦言多年来忙于生意,疏忽了对儿子的教育,让祁可欣受委屈了。还说他们全家真的都很喜欢祁可欣,孙女又这么可爱,怎么忍心让她这么小就经历父母离婚呢?
在亲戚的轮番劝说下,祁可欣忍下了离婚的念头,再次回到了吉家。可事实证明温柔是感化不了暴力的,只会让你送命。

损友揭伤疤,催生惨案

2013年4月24日,吉星鹏和三五好友外出喝酒小聚。席间,朋友再次提起祁可欣开放记录的事,问吉星鹏说,你老婆到底出轨没有?孩子是不是你亲生的?还说祁可欣在结婚前特别爱玩,甚至当过坐台小姐。这些话无疑让自尊心极强的吉星鹏非常难堪。他心想朋友当面都敢这么调侃他,背地里还不知道会说什么呢。凌晨5点多,吉星鹏回到家中,早已经喝的意识混沌的他,揪起祁可欣就问:你究竟是不是出轨了,孩子是不是别人的?面对喝醉的吉星鹏,祁可欣无招架之力,只能不断哀求他不要再闹了。吉星鹏上来就给了祁可欣两个耳光,争吵声惊动了在复式楼二楼睡觉的吉星鹏的父母。他们赶忙下楼,却只见儿子手持菜刀冲进了卧室,并反锁了房门。随后,屋内传来祁可欣凄厉的惨叫声和呼救声。吉星鹏父母合力撞开了卧室房门,可为时已晚,祁可欣已经气息奄奄。此时楼上他们刚满白天的年幼女儿还在酣睡中,身中50多刀的祁可欣最终还是未能摆脱死亡的追逐。吉星鹏得知母亲已经报警之后终于回过神来,他知道没有多少时间了,抱起被他砍的遍体鳞伤的妻子喃喃自语。

案发后,南京市建邺区公安分局的办案民警,给祁可欣的女儿和吉星鹏做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显示,女儿确系吉星鹏亲生。得知这一消息的吉星鹏失声痛哭。
祁家父母每每谈到女儿的过世,眼泪总是止不住的往外流,他们说在太平间里看到女儿时,眼睛还睁着,女儿是死不瞑目的。
不仅如此,他们还要面对网络上针对祁可欣的各种不实流言。有的说是祁可欣出轨在线,是她给吉星鹏带了绿帽子,还有的说祁可欣生前就是坐台小姐,贪慕虚荣才嫁给了吉星鹏。可悲的是,案件最初被曝光是,很多网友们关心的不是祁家父母锥心刺骨的女之痛,而是吉星鹏开的什么车,是不是南京某超跑俱乐部的成员。
祁可欣的朋友实在看不过去了,在网上驳斥说道,祁家也不穷也不缺钱,祁可欣跟吉星鹏在一起完全是因为一开始吉星鹏对她很好,什么都听她的,让她觉得找到好男人了。祁可欣的母亲在整理遗物时,发现了祁可欣生前的日记,里面事无巨细地记录下了每天的行程,为的就是减少不必要的矛盾。在丈夫自私的猜忌中,祁可欣的日记里写的全是她满含血泪地试图挽回家庭关系的努力,可这一切都是徒劳。
日记中有一段写着:越来越没有意思了,全部都是谎言,习惯了欺骗,何必要在意。早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何苦跟自己过不去呢!别傻了,你的付出是永远得不到回报的!在生命的最后,祁可欣最终也对这段感情彻底心凉了。记者曾经采访了祁可欣的一位高中同学,同学说祁家的家庭条件也不错,祁可欣根本就不可能出去坐台。

面对警方的审讯,吉星鹏一开始居然说是妻子因为自己回家太晚,又喝了酒,所以两人爆发了冲突。是妻子祁可欣突然发疯一样,从厨房拿起了一把刀挥向自己,可是挥空了。吉星鹏是出于自卫,才拿着水果刀刺向了妻子,而且只刺了三下。然而,尸检报告却让吉星鹏的谎言不攻自破。祁可欣身中55刀,致命伤是从背部刺穿的那一刀。从伤口大小判断,吉星鹏至少换了3把刀,可谓丧心病狂。
2014年4月18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吉星鹏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对其限制减刑。
祁可欣过世后,祁家父母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走不出伤痛,尤其是祁妈妈,因为思女成疾,精神恍惚,上街都会走神迷路,后来被诊断为抑郁症,祁爸爸只好辞职在家照顾妻子。两人为尽快走出阴霾,甚至卖掉了满是女儿回忆的房子,搬了家。祁可欣留下的小女儿目前由吉家和祁家共同抚养。眼看孩子一天天长大,日后孩子如果问起爸爸妈妈在哪儿,真不知道两家老人该如何回答。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法律虽然给了吉星鹏一线生机,可他却丝毫都不珍惜。在两年缓刑期间,4次因为电视音量、洗澡等问题暴力殴打其他服刑人员,致使一人轻伤,这样的行为在吉星鹏所服刑的监狱里,多年以来都实属罕见。2017年11月,南京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吉星鹏不堪改造”,以破坏监管秩序罪,判处了三年有期徒刑。吉星鹏已经上诉,该判决尚未生效。一旦判决生效,将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撤销缓刑,对吉星鹏立即执行死刑。如今已经4年过去了,有网友在“中国法院网”上留言,询问吉星鹏的最终判决结果,官方给予的回复是“不予公开”。所以吉星鹏到底是否会被执行死刑,目前尚不可知。
从结婚到生下女儿,再到杀妻案的发生,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吉星鹏对祁可欣打骂如同家常便饭,甚至是在祁可欣怀孕期间也从没停止过。每次施暴之后,吉星鹏又会痛哭流涕,跪求原谅,发誓说再也不会有下一次,说一定会对妻子好,对孩子好。祁可欣寄希望于丈夫能改过,也希望孩子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再地容忍和原谅,却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事实证明,“以柔克刚”,在暴力倾向面前,就是一个巨大的谎言。用温柔去面对家暴吧,你会发现,一切不会变好,只会更糟。吉星鹏第一次对祁可欣动手,打断了她的鼻梁后,祁可欣却将吉星鹏的名字纹在了身上。吉星鹏怀疑祁可欣生活不检点,逼她割腕,她也照做了。祁可欣的温柔退让,顺从妥协,根本没有换来吉星鹏的信任,也没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她的行为只让吉星鹏接受到了一个信号:我的暴行,会被你谅解并接受。就算我这么过分地对待你,你依然能够顺从我。从家暴,到逼迫割腕,到要求做亲子鉴定,再到杀害妻子。每一次祁可欣都幻想用温柔感化吉星鹏的暴虐,用顺从抚平他的愤怒,然而实际上,她所有的温柔,都成为了对吉星鹏的鼓励。施暴者心底是没有善意的,也是无法被温柔唤醒的。被残暴对待的不仅仅是女性。

据统计,每100对家暴家庭里,就有10到15对是男性受害者。而超过九成的男性,面对家暴时往往也会选择“忍气吞声”。绝大部分施暴者,在暴力结束后都会道歉。在道歉时,个个都是影帝影后附身,声泪俱下,长篇累牍,然而他们的漂亮话,没有几字可以相信。判断一个人的性格如何,不能只看他心情好的时候,更要看他心情糟糕的时候,能否管理好自己的情绪。祁可欣的案件告诉我们,面对暴力,绝不可以退让,远离那些无法控制情绪,醉心暴力的人,把他们留给法律去制裁、教化。

发布者:zhangermao,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问答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nan.com/15839.html。如果内容对您有帮助,请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