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奕迅《十年》:分分合合的伴侣,要如何相爱才不会相杀?

陈奕迅《十年》,清清楚楚的描述了很多伴侣分分合合的状态,许多焦虑和逃避依恋的伴侣可能会担心,要怎么靠近彼此才不会让两人都受伤?要如何相爱才不会相杀?海苔熊用心理学告诉你,关键在于「练习承担自己的痛苦」。

亲爱的海苔熊:

20岁的时候认识了运动员的他,第一次在天母棒球场看他打球,但当时的我有男友,他们也是朋友。

他跟我说他喜欢我,可是我们不可能,然后又过了十年在街头巧遇,我们又见面了,当时他有女友,后来他分手单身之后,我们在一起了,但短暂的恋情只维系不到半年,因为个性不合断联。

再过了十年,他在网络上找到了我,问我结婚了吗?这时候我们都单身,我也想结婚,后来在一起,又经历了分分合合,纠葛了一年多,我才知道我是焦虑依恋、他是逃避依恋,这样的感觉对我真的很痛苦,可是我是真的爱他,所以才选择一直留在他身哪里,很虐恋的感觉!

但这次因为我焦虑到不行,所以大爆炸,说了「我痛恨他」的一些说、他也暴怒不已,最后他选择了他自己,而遗留下了我!目前又进入断联状态。

头几天我还是很有愤怒情绪,也觉得很恨他;后来又觉得自己心裡其实是很爱他的,我想先把受伤的自己疗癒好,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再回头或是往前跑。

我有选择困难症,做不出决定⋯⋯或许我可以不要再这么努力下去,这恋情横跨了我的 20、30、40,不知道最终结果如何?未完待续⋯⋯

即使经历了不同阶段的十年的我们,到现在还是不适合,但希望能在多年以后,或许再下一个十年,还是会有初次见到对方的悸动,和愿意相伴余生的初衷。

人生有多少个陈奕迅歌曲中的十年,还能够相聚在一起、还能记得当初为何要相爱,而不是相杀,是多么不容易。在关系中发生很多争吵,冷静之后才发现,原来我们多害怕失去对方,而不敢再靠近对方。其实我想靠近他,但又怕再次伤害彼此,不知道怎么办⋯⋯

陈奕迅《十年》:分分合合的伴侣,要如何相爱才不会相杀?
图片|Photo www.wendanan.com

亲爱的 Kelly:

谢谢你的来信,可以感觉得出来其实在这段关系之中,你很清楚彼此有很多不适合的地方,可是却仍然放不下,很想要找回当初相爱的那种感觉,可是同时又很害怕失去,因而会说出一些愤怒、让彼此都受伤的说。

许多焦虑和逃避配对的伴侣经常会问我一个问题:我要如何靠近对方才不会让对方受伤?这阵子我在写论文的时候,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答案想跟你分享,这裡的关键就在于「练习承担自己的痛苦」。

根据过往的依恋理论(Bowlby, 1973, 1977, 2008),小时候儿童在遭遇痛苦、威胁、面临无法解决的事情的时候,会倾向寻求依恋对象的协助,这裡的「协助」不一定是对方真正做了什么,也有可能只是对方的一句安抚的说,甚至是拥抱、摸摸头等等。

这样的习惯,会持续到长大、进入恋爱关系当中,不论是20岁、30岁、或者是40岁。

许多人也会通过「靠近依恋对象」(如伴侣或重要他人),来让自己的情绪恢復平稳的状态,或者是藉由这种方式感觉到自己是安全的(Collins & Read, 1990; Simpson & Rholes, 2010)。

不过,当焦虑的一方面临一些威胁(心情不好、发生危险和恐惧的事情、感觉到对方要离开)、试图想要和逃避的一方寻求协助和安抚的时候,常常会扑空,甚至对方可能会反应非常迟钝。(Shallcross, Howland, Bemis, Simpson, & Frazier, 2011)

紧接着就会产生愤怒、怨恨的情绪, 接着就容易产生在关系当中的语言或者是非语言的暴力行为(Allison, Bartholomew, Mayseless, & Dutton, 2008)――这也就是你所说的「虽然相爱但是却经常相杀」。常见的情况是,焦虑的一方可能会觉得:

  • 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都不在,那么我跟你在一起干嘛?
  • 你都不懂我要的是什么,这么迟钝,我想要闹大一点,看你会不会在意我!
  • 我一个人的时候觉得好空虚好寂寞,想要有一个人可以陪我,可是你却在忙⋯⋯
  • 我知道自己这样很不好,我也讨厌自己这么没有安全感,但当我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我也会担心你会不会讨厌这样的我,有天离我而去?
  • 为了避免上面这种状况发生,所以我经常会想要把你抓住,确认你在不在、确认你还爱我。可是事后我又会很后悔,后悔自己又过度在意,后悔自己又把你逼到尽头。

陈奕迅《十年》:分分合合的伴侣,要如何相爱才不会相杀?
图片|作者 www.wendanan.com 提供

心理学 OK 绷:为自己的情绪和痛苦负责

「焦虑依恋的人长期以来尝试在关系当中获得亲密,并在面临威胁时『反应过度』(hyperactivating strategies),例如引起伴侣对他们的痛苦的关注、表现出高度的痛苦、以及过度依赖伴侣来获得安慰和安慰。」――引自Beck, Pietromonaco, DeBuse, Powers与Sayer (2013)。

在焦虑与逃避的配对当中,逃避依恋会觉得沉重而且有负担(Erdman & Caffery, 2013),这样的状况可能会表现在有意识或无意识裡。然后焦虑依恋者由于对于这些一举一动的细微线索非常的敏感,一方面可能会觉得「你看吧你果然觉得我是个负担」(Feeney & Collins, 2001),另外一方面又会想要努力抓住对方。

然后在演完上面这一串之后,焦虑依恋者又会感觉到罪恶感,觉得自己很糟糕(至于为什么儘管如此你们两个人还是会深深被吸引,可以参考下方文章。)

那该怎么办这?其实在这篇文章一开始就有说了,就是练习承担自己的痛苦。许多书籍还有文章都有强调这一点,但我最近在 Zeig 与 Neehall (2018)的《快乐成瘾》这本书当中获益良多,其中的3个步骤我觉得特别适合在关系当中不断感觉到焦虑,想要靠近但是却又害怕受伤的人,作为「跟自己的痛苦相处」的一种指引:

  • 觉察焦虑(p.246-247):

感受一下你什么时候会觉得焦虑?例如想到对方,想要跟对方联络,但是又无法联络的时候,会觉得很慌张不安,甚至有许多的挫折感。练习把这个焦虑写下来,反覆描述。

如「当我在社群上面看到他的照片,想要传个表情符号给他,但是又得克制自己的时候,我会觉得很焦虑。然后后续那些负面的情绪通通都会一股脑的跑出来,像是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我怎么会遇到这样的人⋯⋯」

接着你可以感觉一下书写之后的感受,你不一定会因此而觉得比较舒服,但倘若你花了30分钟来写下你的感觉,其实这30分钟你也是在练习和自己的焦虑和痛苦相处。就像你写这封信一样,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 运用比喻(p.262-263):

很多人都会跟你说,练习和自己的情绪做朋友,但这超级难,尤其当你很讨厌这个情绪的时候。不过我们先别这么着急,可以先尝试描述一下你的焦虑是什么形状的,或者是用某种比喻来自我解嘲这份痛苦。

比方说你可能会讽刺地说:「我也不知道十年前发生什么事了,可能那个时候我卵子衝脑吧?」然后试着感受一下用这种诙谐的方式的前后,你的心情有什么不同。你会发现,有时候用一些小小的比喻,那些痛苦就没有那么痛苦了。

  • 尊重阻抗(p.256-257):

儘管是如此,你可能还是会抗拒改变。当你抗拒改变的时候,你可以问自己一个问题「这个抗拒是想要告诉我什么?」,很多时候那些你无法离开的人,是因为你觉得「有人可以想念和缅怀」,可以减少内心的寂寞。

在这个例子裡面,你的抗拒可能就是想要告诉你,「我还不想要一个人,我想要脑袋裡面有一个人可以思念。我好害怕孤单。」

你是自己痛苦的主人。

研究发现,焦虑依恋经常会想要从对方身上寻求协助,想要让对方来帮忙自己「减少痛苦」(Pietromonaco & Barrett, 2006),但奇怪的是,在实验室研究当中,焦虑依恋「实际上并没有」真的从伴侣身上获得痛苦缓解的协助(Collins & Feeney, 2000)。

换句说说,当你认清这世界上只有你能够为你的痛苦负责,停止再把自己的情绪责任,转嫁到对方身上,才不会反覆在那个相爱相杀的剧本当中,觉得自己被辜负,但又感觉到自己对对方造成负担。

承担痛苦的练习并不容易。

当你可以在向外寻求之前,先给自己一点的时间和这个痛苦相处,多练习1分钟就是1分钟,那么随着时间,慢慢的可能会产生一些改变,你会渐渐感觉到内心可以容纳的空间变多了,你也比较不容易因为些小事而感觉到暴怒,这些生命当中小小的长大,并不是建立在这段关系上面,而是建立在你自己上面。

然后有一天,你也终于可以为自己的下一个十年,好好的喝采。

发布者:xtcqw888,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问答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nan.com/13147.html。如果内容对您有帮助,请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