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丢失12年,郑州这对夫妻把手机店改名为“寻女手机店”

女儿丢失12年,郑州这对夫妻把手机店改名为“寻女手机店”

12月6日,电影《亲爱的》原型孙海洋与儿子孙卓在深圳认亲,父母孩子三人抱头痛哭,14年的守望终获团圆,相关犯罪嫌疑人也已抓获归案。

得知此事,很多寻亲家庭为孙海洋由衷感到高兴,也希望同样能够得到眷顾。

在郑州,有两个家庭,他们都丢失了自己的女儿,自那开始,他们就开启了这种未知的守望——一个家庭坚守着自己的“寻女手机店”,一位母亲在女儿丢失地点附近找了份兼职。

她在女儿丢失地点附近找了份兼职

“淮河路嵩山路口向南,路西的中原商务楼,我女儿就是在那附近被人抱走的。”张利平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我现在在楼上做兼职。”

2004年,彼时的淮河路嵩山路口附近,还有一个规模较大的建材市场,张利平和丈夫王春凯一起经营了一个收购二手家具的夫妻店,生意一直都不错。

当年农历八月十一,还有4天就是中秋节,张利平在家清洗衣物,两岁半的女儿王菁菁被婶婶带去玩。

女儿在这长大,对周边环境十分熟悉,又有婶婶带着,当丈夫打电话告知她女儿走失的消息后,张利平称,“脑子里一片空白,人一下瘫在地上起不来。”

两位邻居赶紧将她搀扶了起来,两人架着张利平挪到了女儿丢失的地点。那是下午2点多,张利平看着眼前人来人往、车流如织的画面,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从未想过,甜糯乖巧的女儿就这样消失了。

17年时光如白驹过隙,张利平夫妇的夫妻店几经变更,她回到了女儿丢失的地点,在中原商务楼一家公司做兼职,“总感觉有一天会在这里重新见到孩子。”

张利平说,事发后,她和家人在沿街店铺挨个询问,也问到了些许线索,但警方调查了3个月,没有发现孩子的踪迹。

17年间,张利平始终没有放下寻找女儿的心,家里再也没有过中秋节的习惯。小女儿的学校在中秋节会发月饼,可她从来不吃。“我姐姐不回来,我不会吃月饼的,”小女儿说,“等姐姐回来,大家一起吃才有味。”

郑州有家“寻女手机店”,每天更新女儿走失了多少天

在郑州,像张利平这样寻亲的人还有不少,赫博文的妈妈卢丽就是其中一位。

6岁的赫博文在2009年3月1日走失,在那之后,卢丽倾尽全力,发动一切力量找寻女儿。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眼看着身边其他家庭陆续都找到了孩子,卢丽的女儿赫博文依旧不知所终。

赫博文是家里第二个孩子,她还有一个姐姐和弟弟,在她丢失之前,卢丽和丈夫在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老街肖家拐经营一个手机店。赫博文丢失后,夫妻俩一直坚守着这家店。

卢丽说,孩子丢失后的前几年里,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门,看看赫博文有没有回来,“看看店里的前后左右、小巷子里、过道里是不是有人,博文是不是不敢进家门?”

而第二件事,就是登录QQ,看各个寻亲群里有没有关于孩子的信息。

后来,须水镇面临拆迁,夫妇俩一直不愿意走,直到2019年,才举家搬往离那里不远的荥阳市豫龙镇帝华凯旋城,并将手机店的名字改为“寻女手机店”。

店外的门头上专门做了一块小板子,每天更新赫博文走失的天数;店内放置的是全国各地寻亲家庭的海报。

早在2010年,赫博文走失的第二年,卢丽曾经在“宝贝回家”网站上看到了赫博文的一张近照:留着齐刘海的女儿,穿着一身红色运动衣和同色的胶鞋,正走在大街上,双手各握一小束鲜花。

只要看过赫博文的照片,都会认为红衣小女孩就是赫博文本人。卢丽的心情很复杂,照片中的女孩也就是7岁的模样,但表情却没有同龄孩子的无忧无虑,仿佛带着为生活奔波的风霜。

卢丽问了当地的志愿者,家人也亲自去往照片所在地桂林市,经多方打听得知,那是一个由4名成年人带领的14名幼儿的卖花团体。“我们也在当地报了案,当地很重视,出动警力包围了那几名成年人所在地,但还是一无所获。”卢丽说。

赫博文的姐姐和弟弟从未停止对她的想念,赫博文走失时,弟弟虽然不到4岁,但与小姐姐的感情一向很深。小学六年级,语文老师布置一篇半命题作文,他写的就是姐姐赫博文。

“姐姐,你已经离家那么多天了,你什么时候能回家?”“姐姐你快回来吧,只要你回来,我给你唱歌、做饭;只要你回来,全家都会开心。”

“姐姐,你一定还没去过北京吧?我去了,等你回来,我们一家人一起去北京。”

发布者:zhangermao,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问答男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endanan.com/11774.html。如果内容对您有帮助,请点赞、收藏、分享、评论!您的支持就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也是我们前进的动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